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德州民生
“烙画”人生(上)
来源:大略网-德州广播电视台  发布时间:2017-02-05  
  一张普普通通的木板,一把简简单单的电烙铁,在灵巧双手的操作下,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烙画便绘就而成。一位古稀老人,近30载的潜心研究,与烙画相依相伴;如今,女儿传承衣钵,也走上了烙画之路,让老人的心愿得以所偿。今天,我们将带您走进烙画艺人毕儒和的家中,领略烙画这一特色民间艺术,感悟父女俩的魅力“烙画”人生。
 
  走进毕儒和老人家中,记者看到老人正在潜心作画。同样是画画,他所用的笔却与众不同,他的笔尖材料是铁,通上电源后笔尖逐渐烧红,当颜色红到一定程度后,即可在宣纸、木板、丝绢等不同材料上作画,这门技艺就叫“烙画”。老人告诉记者,他从小对美术热爱有加,年轻时由于工作关系,经常去一些大中城市联系业务。由于爱好美术,毕儒和每次都会借机到一些书画社、工艺品展销店参观,这也使他有机会欣赏到了很多名人字画以及各种工艺精品。然而,对于毕儒和来说,这一切也都只是业余爱好,真正开始走上艺术之路,也是50岁以后的事情了。
  毕儒和说:那时候咱宁津县是全国的棉花县,在全国出名种棉花,那时候宁津县的棉花在全国在山东都有名,到处是棉花柴,户家烧的是棉花柴,道上堆的是棉花柴,到处是棉花柴,我有时候出去玩去,我一看这个棉花柴拿起一个来一看,这玩意挺有意思,弄个棉柴画。
  棉柴画,就是把棉柴经过剥皮、分层、压平、晾干,再剪成牛、马等各种动物形象和图案,粘贴在三合板或白纸上。让毕儒和没有想到的是,棉柴画的诞生竟然开始让他在宁津乃至周边县市变得小有名气。为了使自己的烙画作品更具特色,毕儒和又推陈出新,尝试用树皮、铁皮、布头和吹塑纸等各种材料剪出“钟馗”、“仕女图”等人物形象,粘贴在毡子或木板上,成功的做成了一幅幅粗犷的树皮画、铁皮画、布贴画等。然而最终这些画都先后因作画材料受季节限制或是不易于保存等原因,相继告终。就在毕儒和为作画素材一筹莫展的时候,一次青岛出差为他的愁绪打开了一扇窗。
  毕儒和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我在那看见一个人在自行车上驮了一幅画,我一看这个画挺特别了,这画怎么没裱呢?这是嘛画啊?我就跟他走,反正市里人多他不能急,他推着车子走我就在后面跟着,跟着他上饭店去了,他这是给人家饭店里做的一幅画,我说你这叫嘛画啊?他说烙画,我说这玩意挺新鲜,我说你卖不?他说俺给人家送的,我算了,我看看以后,从那以后我就想起这个事来了,前后联想起一个事来以后,我自己就买了烙铁,弄得板嘛的我就自己实验。
  虽然打定主意想要做烙画,可是既没有老师辅导,也没有现成的教材可学,这条路走起来可不是那么一帆风顺。
  毕儒和接着说:从那以后自己买的板嘛的自己整,就想搞,搞得时候开始的时候自己搞创作,想整个嘛我就整个嘛,结果整出来以后叫人家看了,这这不行,那那不行,这里有毛病,那里有毛病。后来我就大部分搞临摹,清明上河图好、我就临摹这样的,人家有原样在这里,这次临摹不好,头一次开始临摹摹轻点,再重点,看看不行再重点,它就随带着这么摹……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半年时间的潜心钻研,毕儒和逐渐摸索出一套烙画技巧。一般来说一幅烙画作品要经过构思、线描、皱法、擦、染等五个步骤,山水、树木、人物、花鸟等题材需要多种技法,而如同画笔一样的烙铁就有几个,画不同的部位需要宽、厚、尖、薄的烙铁。毕儒和告诉记者,那段时间他烙坏的三合板能堆成堆,用坏的烙铁就有十几把。
  毕儒和说:烫着烫着赶上这一阵上一走火出毛病了,在某地方烫的深了浅了,在某地方线条就不合理,这情况并不少,这经常烫着手,烫着裤,烫着衣裳,这裤这衣裳拿起来有时候忘了,说不上放哪。
  然而,也正是凭着他这股子永不言败的劲头,磨砺了他烙画的技艺。如今,再谈起烙画,老人说的是头头是道。
  毕儒和总结道:最重要的是我这么总结着,一个是准,准就是能把这个画,想怎么整你得想准了看准了,这烙画我想画鱼,你得知道这个鱼脑袋是嘛样的,这个鳞是嘛样的,这个水刺是嘛样的,这鳞要怎么摆,看准了,把你要画的东西看准了。还要掌握好烙铁的温度,温度的高低决定了画的画的好坏,需要轻的时候,如果你自己能掌握力度的话,烙铁烧的很热温度很高,你有这个经验的话,你可以用同一个烙铁烙出一幅画来……思想得集中,思想必须高度集中,特别在宣纸上烙,一点都不能马虎,一点杂念都不能有,你就得盯好了盯住以后,手有力度不能走火,始终不能走火,一走火一想别的,这手一个点子这完了,整个这一幅就完了。
  毕儒和的烙画作品多为人物、山水、花鸟画,像四种不同形态的风竹、雨竹、静竹、霜竹四扇屏,惟妙惟肖的金陵十二钗,神灵活现的西游记人物等等。说起自己多年来的得意之作,老人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2003年,毕儒和老人用半年的时间烙制成一幅《清明上河图》,作品烙制在13块木板上,共长5米、高30厘米,涉及3处场景,500多个人物,整幅作品气势恢宏,场景复杂。亭台楼榭、花鸟流水和人物形象都栩栩如生,中央电视台、《老年生活报》等多家媒体都进行了报道。随着毕儒和老人烙画水平的不断提高,他的小庭院里也相继迎来了大批的参观者,甚至还有从广州、深圳等地远道而来的慕名收藏者。
  毕儒和说:原来我做的画,不管说山南海北,只要有跟我要的我说给你,他们拿着上台湾去的也有,从那的也有,沈阳、天津、那都有,人家只要愿意,捎个信来,户家说来这看看觉得喜欢,我再怎么疼的慌我得给人家。我给你举一个例子,那一年德州来了两个人那是两个农民,开着三轮来的,人家在电视上看见我的烙画了,就要找这个人。来了以后他说大爷,我说干嘛啊?说俺想看看你烙画。我说看吧,你想看嘛看嘛,我给拿出来你看,看完了哎呀,我说你干嘛,你来嘛目的啊?人说俺想来求副画。求副画你说吧你要嘛啊?我觉得这个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啊,俺看着这幅画好,特别是里面的二打、二打白骨精,俺看着这一面好。我说你看好拿着走。他说俺拿着走你不糟蹋了嘛。我说我自己再补啊,这不要紧啊。结果人家不好意思,我说你拿走拿走,没事。所以到了人家真喜欢时候,我心里也觉得疼的慌,但是也嘛……你看我画的领袖,毛刘周朱,他们那一代领导人,其中有一副毛主席的像,到现在那个现在还缺着呢,有好多事都是这样,人家来了以后看,相中嘛我说相中你拿走,可是自己也知道叫他拿走了咱自己也疼的慌,疼的慌可是作为对咱来说,人家喜欢也是咱喜欢,人家喜欢比咱喜欢觉得心里还高兴,特别满足,这事挺多了挺多了。
  从毕儒和老人看似简单朴实的话语里,我们感受到了他对烙画艺术的那份情怀,和对惜画之人的知己情深。创作烙画30年来,毕儒和老人的创作从未止步。2010年,老人已是古稀之年,他又开始尝试在宣纸上烙画。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让火红的烙铁游走于宣纸上,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温度过高,手法过重,宣纸会变焦,而且千疮百孔;温度过低又烙不上痕迹。于是,毕儒和老人每天都会花几个小时在宣纸上平息静气练习,把握手法的轻重、运行的快慢和烙铁的温度。经过将近一年时间的探索,终于熟练掌握了在宣纸上作画的技法。
  毕儒和说:在纸上烙起你温度掌握不好,力度掌握不住,就完了,就毁了。要老烙一幅画来,一点不坏挺难不容易的。在板上稍微有问题能过得去,在纸上你过不去,捅一个窟窿你怎么整。
  2011年6月1日,备受海内外关注的传世名画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在被分藏于海峡两岸60多年后,终于实现了历史性的合璧,首次以完整的面貌展现在世人的面前。好消息传来,让酷爱画作的毕儒和老人坐不住了。辗转之下,老人找到了《富春山居图》的临摹作品。2012年,毕儒和老人耗时132天,创作了宽45厘米,长近10米的巨画《富春山居图》,让大家在欣赏这幅国宝的同时,也能欣赏到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宣纸烙画的独特魅力。
  毕儒和说:我每天反正是保证最少是两个小时,上午一个小时下午一个小时,时间太长了不行,时间长了这个眼也受不了,这个精力过分集中也不行,上午一个小时下午一个小时,半年,每天坚持。我觉得让人们能欣赏到,知道咱有个国宝,这个《富春山居图》是合起来的。咱心里也高兴,叫大伙心里都高兴。
责任编辑:李婷

德州市委宣传部主管  德州广播电视台主办  大略网版权所有  鲁ICP备13021812号-1   

奏嘛德州手机台:dztv.qingk.cn    微信公众平台:dztvtv   邮箱:dztvtv@126.com  

地址:德州市东方红西路1266号德州广播电视台13楼  邮编:253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