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法律>> 法治视点
男子每次带不同女友回家 合租女子称受不了搬离
来源:中国青年网   发布时间:2016-03-14  
  不少刚踏入社会、在外地打拼的年轻人,因为经济条件有限,大都会选择与他人合租住房。不过,由于生活习惯、性别、思想观念等差异,在合租时总会发生一些或头疼、或尴尬的事儿。近日,记者采访了几位有过合租经历的市民,听他们讲述在合租过程中遇到的那些奇葩事儿。
 
 
  男女合租 让人很头疼
 
  今年30岁的涪陵市民周女士目前在城内一家企业从事文化类工作,说起合租中遇到的那些事儿,她说,几年前的一段合租经历至今让她记忆犹新。
 
  “那时我刚从大学毕业,在重庆主城找了一份工作。”周女士说,因为自己不是重庆本地人,在当地没有住房,单位也不提供住宿,于是就在单位附近与人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合租对象是一位大她10岁左右的男性。
 
  开始,周女士有点犹豫,“毕竟男女共处一室有诸多不便。”周女士说。不过,当她了解到,该男子已婚,有正式且体面的工作,平时还长期出差在外,她便打消了顾虑。“后来我听他说,他妻子在外地上班,不常回来,所以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便将一间卧室出租出来。”周女士说。
 
  后来,该男子做出很多奇葩事儿,让周女士“很受不了”,在强忍了2个月后搬到同学家。
 
  “主要是生活习惯的不同。”周女士说,该男子虽然长期出差,但1个月也有2个星期在家。而每次回家,都会带回不同的女友,还要在家过夜。“平时看他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没想到私生活却如此混乱。”周女士说,不仅如此,该男子还十分不爱干净,不但不打扫房间,连卧室和客厅的垃圾也从来不清理。“基本都是等他妻子从外地回来后做清洁。”尤其让她受不了的是,有一次该男子在家里做过饭后,没有及时打扫厨房。几天后周女士想要做饭时,打开炒锅一看,锅里已经开始生锈,并且还有很多虫子在爬。“吓得我丢掉锅盖就开跑。”周女士说。
 
  “他和我的生活习惯太不一样了,而且一男一女合租确实存在诸多不便。”周女士说,那之后不久,她就搬离了合租房,暂时到同学家寄宿。
 
  斤斤计较 只能散伙
 
  2013年,因为工作调动,市民张女士从外地来到涪陵,在顺江花园附近和两位女教师合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
 
  “当时的合租费用是每人每月300元,水、电、气费等大家平摊。”张女士说,考虑到价格比较便宜,且觉得老师很好相处,就当即决定租了下来。
 
  张女士说,与她合租的有一位老师是教英语的,每逢周末和节假日,她就会联系很多学生到家里补课。“周末想好好休息,睡个懒觉,可是她却用来给学生补课。”张女士说,每个周末一大早就能在卧室听到她给学生辅导英语,声音特别大。
 
  “可能是房间隔音效果不好,所以我多次给那位老师建议过,希望她补课时声音能够小一点。”张女士说。但是对方直接告诉她,补课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她在卧室根本不可能听得到。“她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反正我睡懒觉完全成了一种奢侈。”张女士说。
 
  后来的一个暑假,那位英语老师外出旅游了1个星期,回来时恰逢当月交水、电、气费的日子。“但是她却说,她整整1个星期都没在家,也没用水、电、气,所以当月她就该少交一部分费用。”张女士说。不过,合租的另外一名老师和张女士都认为当初租房时大家都已经商量好每月的水、电、气费平摊,所以不认可这位英语老师的说法。最终,当月的水、电、气费还是三个人平摊,但是气氛却闹得有点僵了。
 
  没多久,张女士就另外找了一处房子,搬了出来。“像那位英语老师那样斤斤计较的人,我确实再也没有遇到过。”张女士说,大家从不同地方聚到一起,本身就是缘分,理应互谦互让。“俗语说得好,‘吃得亏,才能打得堆。’”张女士说。
 
  遇尴尬事 最终选独租
 
  说起合租,已有3次合租失败经历的市民唐女士说:“如果遇不到合得来的合租客,还是宁愿自己单独租住,既省事又省心。”
 
  今年27岁的唐女士来自武隆县,目前在涪城一家文化单位工作,自己一个人租住在太极大道区交委附近的一个单间配套房里。
 
  “2013年2月,大四下学期,我在重庆渝北区一家传媒公司实习,由于当时房子不好租,我便在渝中区与一个女生一起合租。”唐女士说,自己上班时间是早上9点,因此她最迟6点半就要起床,因为从租住地到公司至少需要1个小时。“合租的房子除了卧室,客厅、厨房、厕所等都是公用的。那名女生早上跟我差不多时间起床,所以我们经常会‘争厕所’。”
 
  后来,唐女士的一名好友从深圳回家,路过重庆,刚好那名女生回了老家,她便让好友暂时居住在她的房间里。“我打电话跟那名女生说是名男生,她说可以随便住。”唐女士说,“大概过了四五天,那名女生突然回来了,也没跟我打招呼,到家时已是晚上11点多,我们都睡了。那名女生以为是我睡在她的房间,直接冲了进去。结果我那好友没穿衣服躺在床上,很尴尬。”
 
  2013年7月,唐女士毕业后来到涪陵工作,在兴华花园附近和两名女生及一个男生合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不过,合租了3个月,她便“逃”了出来。
 
  “那两名女生虽然只有19岁左右,但特别能闹,经常半夜在屋内喝酒和高声喧哗,有时候还带朋友回来。”唐女士说,那名男生虽然比较安静,但是他女朋友经常来,房间隔音效果不好,弄得大家很尴尬。因此,不久她就搬了出来。
 
  搬出来后,她在新车站附近与一名男生合租。“夏天时,那名男生完全不顾我的感受,经常只穿着一条内裤就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很不方便。”唐女士说,而且家里的阳台是公用的,男生的内衣和自己的内衣挂在一起,总觉得很尴尬。
 
  “去年1月我就搬出来了,自己在现在这个地方单独租了房。”唐女士说,虽然自己单独住开销大了点,但是却不会再遭遇合租的尴尬事,生活起来也更安心。
责任编辑:范壮
 
 

    精彩图鉴                                          更多>>

  • 奇闻异事

  • 风水运势

  • 家居风水

  • 两性常识

  • 校园热图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德州市委宣传部主管 德州广播电视台主办 大略网版权所有 鲁ICP备13021812号-1

新闻热线:2611110 广告合作:2611110 QQ群:182376235 邮箱:dztvtv@126.com

地址:德州市东方红西路1288号德州广播电视台13楼 邮编:253012